张文宏:相信法国病例数在4月得到控制 侨胞要有信心


早在2月26日,美国就已经发现了第一例本土社区传播病例。在但在此之后的一个月内,美国民众的防疫观念迟迟没能跟上。

与此同时,在密歇根州,该组织正在发起一场直接面向选民的短信活动,目标群体是那些摇摆不定的选民。此前,该组织还曾在威斯康星州、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投放广告,批评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措施。

报道介绍称,威斯康星州计划于4月7日举行初选。民主党人对选举期间的健康状况表示担忧,同时继续谴责特朗普对疫情的日常反应。

不过,数学模型都是建立在许多假设的基础上的。因此经常会出现预测数据和未来真实数据不符的情况。2014年埃博拉流行期间,美国预测将有100万人感染,但实际感染人数约3万。

“佛罗里达的海滩上挤满了放春假的大学生、纽约居民挤满了地铁车厢、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继续接待数千人……”BBC描述道,“在全美各地,有无数的例子表明,美国人没有听从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呼吁,避免密切的社会接触。”

联邦政府被指在行动上“慢半拍”,地方政府不得不开始积极自救。但即便是到了病毒席卷全国的重要关头,美国的两党之争仍在继续,抗疫表现突出的纽约州州长、民主党人科莫还频频被特朗普在推特上“点名批评”。

淡化疫情,错失防控窗口期

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新增29例,累计达到1203例,死亡增至38例。

根据美国选举法律,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(Super PAC)可以较为直接地为某位竞选人加油助阵。2016年大选期间,民主党和共和党阵营内,不少候选人身后都有来自这类组织的支持。美媒称,尽管法律规定这些委员会是独立的,不能和它们支持的候选人竞选团队协调行动,但现实情况并非如此。

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、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澎湃新闻表示,自己2月28日到美国,“刚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,一个星期后,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,华人多的区域可能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。”她还观察到,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,也未戴口罩。